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追记市优秀共产党员援疆干部席世明没有告别已成永远

发布时间:2020-10-14 16:04:03 阅读: 来源: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

天津北方网讯:“爸爸,您快醒醒!”“爸爸,奶奶和我们都等着您回家过年呢!”“妈妈把对联都买好了,就等着您回家呢。”“爸爸,您答应过我的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做到呢,您得说话算数!”病房内,孩子一句一句的呼唤,并没有留住他最爱的爸爸。

时间定格,鲜血凝固,在新疆和田地区于田县,因突发脑卒中入院的援疆干部席世明,终因病情严重、抢救无效,于2019年1月14日去世,年仅43岁。

“如果不是有人提起,我还觉得他在新疆。”说起丈夫,席世明妻子马艳玲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。

在妻子眼中,席世明是一个工作忙碌起来不顾家的人。

结婚十几年,席世明忙于工作,早出、晚归,成了家常便饭。多年来,家里的大事小情习惯了马艳玲一手操持。但席世明也是家里的主心骨。“他不爱说,在家里话也很少,但考虑事情很周到、很细致,家里的大事儿,小事儿,他拿了主意,我才有底。”

作为妻子,马艳玲觉得只有照顾好这个家,丈夫才能没有后顾之忧,把工作干好。而正是有了妻子的支持和理解,席世明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了工作上。他太忙了,忙到没有时间做些家务,也没给家人做过一顿饭,更是极少有时间陪伴家人。在他离开后,家里竟只找出一张全家福。

马艳玲说:“他就是这么一个人,在他心中,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,家里哪坏了需要修,且得催呢,要是单位有事儿,一个电话他就走。”

“82岁的年迈母亲,上小学的孩子,体弱的妻子,他从没跟组织说起过自己的难处。”2017年2月,席世明欣然接受了组织的安排,义无反顾地奔赴援疆第一线。

那日,下班回家后,席世明对妻子说:“我要去援疆。”一向支持他工作的马艳玲竟也愣了片刻问:“你去新疆,家里怎么办?”“我欠你们的过几年还能再补偿,但到边疆去的机会只有一次,那里现在很需要人!”马艳玲怎么也不会想到,家庭负担极重的丈夫竟然真的笃定了信念。

但这一走,对母亲无法尽孝、对妻儿不能尽责,席世明心里的滋味无法言说,临行那天,在从天津到北京的车上,一向不善和家人表达情感的他哭了一路……

舍小家、为大家。舍小义、取大义。

席世明离开后,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,她从不会主动提起儿子,但时常会抚摸着手机屏幕,看着席世明抱着小石榴那张照片泪眼蒙、喃喃自语:“你看世明笑得多开心,在家里都没见他这么开心过,他生来就属于新疆,他就是那的人。”

在领导和同事眼中,席世明把单位当成“家”,工作起来很“拼”。

“遇事不推诿、遇难不退缩,认真负责,兢兢业业。”席世明援疆前领导、静海区工业和信息化局调研员杜洪明这样评价他。

2012年3月,席世明从静海区工信局办公室调到业务科室──技术管理科担任科长。当时正赶上静海区千企转型升级,静海区传统企业多,转型难度很大,困难面前,他没有退缩。他夜以继日地工作,加强业务知识的学习,通过学习和实践引导企业转型。让杜洪明印象极为深刻的是,那段时间,席世明的妻子突遇严重车祸,高烧昏迷数日,当时,领导和同事都劝他把家里安顿好再回来工作,但他说,“千企转型升级”正在攻坚阶段,不能因为自己的家事影响工作的进度,于是他白天请亲戚陪护,晚上再由自己照顾,最终超额完成了工作任务。

这段时间,每次走过他工作过的办公室,往事便一幕幕在杜洪明眼前涌现。“他话不多,但是‘内秀’,干工作很‘拼’,有很多次,我路过他办公室,灯都亮着,我跟他说,太晚了,先回去吧,他总是说,今天的事儿就要今天干完,明天还有明天的工作。”

静海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商铁明告诉记者:“当时与援疆干部谈话,询问过席世明家里的情况以及他本人的意愿,他丝毫没有犹豫,他说‘接受组织安排,一定圆满完成任务。’”

烛照大地,信仰唯坚。他克服困难、不顾一切,奔向新疆,支撑他的正是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不变初心。他是同事眼中的“热心肠”,身上充满了正能量。

“小席对谁都是一副热心肠。”接受采访时,回忆起与席世明的点点滴滴,与他同事二十几年的东永珍几度哽咽。

席世明心细、手巧,同事们不管是单位的电脑、网络坏了,还是谁家有个维修的活儿,都找他,每次他都是想尽办法给解决。要是遇上刮风下雨,他也总是主动开车去接几位不会开车的同事一起去单位。

席世明走了,东永珍的婆婆数度落泪,东永珍说,在婆婆眼里,小席就是万能的,这么多年,家里的大事小情,都要请小席过来看一眼,帮帮忙,老人家才放心。

援疆近两年间,席世明仅回过三次家,每次回来,和同事见面,他都会给同事翻看在新疆的工作照,从他津津乐道的描述,真挚的眼神,大家看得出,他是真爱新疆。

“每次回来,他提得最多的就是小石榴。”话间,东永珍语气低沉,稍沉了片刻后说:“他从没说过在新疆有多苦多累,挂在嘴边的总是‘我们新疆如何如何?’一说就是哪个项目落地了,又有多少户脱贫了。”

“功崇惟志,业广惟勤。”作为万千援疆干部中的一员,为了新疆于田这方热土的建设发展,席世明倾注了全部的精力和心血。指引着他的正是坚定的理想和信念,使他在平凡岗位上释放着光和热,以实际行动诠释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忠诚和担当。

音容犹在,斯人已逝。

马艳玲和丈夫最后一次通话是1月6号下午,马艳玲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席世明说16号。

一语成谶。16号,他回来了,却是妻子抱着他的骨灰回来的。

“发微信他总是不回,打电话也总是说忙,说不了几句就挂了,只有这次,他信守了承诺。”马艳玲泣不成声。

抚摸着两个新疆小鼓,马艳玲告诉记者:“这是在收拾他遗物时发现的,应该是过年打算给孩子带回来的……他身体一向挺好,去年他回来时,才看见他带着降压药,没想到这么严重……”

夫妻十几年,没有谁比马艳玲更了解丈夫、也更理解丈夫。面对丈夫的故去,马艳玲说:“他在新疆帮助了这么多人,做了这么多好事,他的生命虽然短暂,但是活得很有价值。”

岁月无声、杨柳依旧。

家里老母亲还等着为儿子做一碗面,妻子还等着丈夫回来给老房子刷刷浆,儿子还等着父亲的礼物,领导和同事还等着在他回来前,到新疆,亲眼看看他的业绩……

而这一切,只能成为挥之不去的念想……

没有告别,席世明已成为大家心中的永远……

北京呼吸内科医院怎么样

重庆做堕胎哪家医院好

株洲延长增粗专科医院